埃及游第七天:强龙和地头蛇一家人

阿斯旺另一个重要古迹要算“菲莱神庙”了。菲莱神庙距阿斯旺市中心以南大约十公里,在一座称为“阿吉勒基亚”的孤岛上,因此要上岛必须乘渡船。这些小船不简单,据网友称船主很抱团,都是同一个村子的。向游客漫天要价是家常便饭,甚至还有游客遭到“围攻”。中国有句老话叫做“强龙压不住地头蛇”,不论游客来自何方,就算是强龙也要在地头蛇前低头。为了防止船主乱要价,网友的经验是,要约好大家一齐去,这样一艘船可以载多些人,每个人的价就降下来了。网上还有警告,千万不要当着船主等其他游客,船主可能会发难。(左上图是在一座小岛上拍的,远处很多船排在一起的地方就是那座码头。点击看大图,可看清码头全貌。)

已经下午了,按照在家制定好的攻略,应该找些同行的游客一起去菲莱神庙。可旅店大厅里就我门俩游客,哪去找人?LD说不早了去了再说吧。旅店门口有几辆出租车停在那,我们一出门,同开罗一样,马上就有很多人围上来问要不要出租。其中一位年龄较大的司机,英文好一点,说他是这个旅店的不知是真是假,我们也没时间犹豫,就是他了。出租车跑了大约20分钟就到了码头。码头前有座大门,卖票窗口就在大门左边。这么著名的世界级的旅游景点,除我和LD外居然看不到一个游客。到窗口一问还不到关门时间总算松了一口气。我们买了票,就在大门等,希望和其他游客一起进去。等了半天,只见一些游客有说有笑往外走,没见任何新游客来。怎么办眼看太阳要落山了(其实还早),LD又说先进去吧,说哪来的什么地头蛇,似乎把网上的警告全忘光了。

所谓的码头,其实就是一条高出湖水的半截路,很多小船并排停在路的两旁等游客。这时正好来了一条船靠岸,十来个白人游客下船。LD连忙过去问一位正下船的中年男士,你们这趟多少船钱?那位人态度挺好的,刚要开口,一位满脸凶像的船主过来,他马上摇摇头一言不发走了。LD 说乘个船有这么恐怖吗?接着那位船主问我们要不要乘船。我问你的船什么价,他说去岛上160埃镑,回来也是160,一共320埃磅。记得攻略上讲的是来回100埃镑,难道涨得这么厉害?三倍多了。我们想问别的船是什么价,好竞争一下,可船主们看我们过来居然全背着我们,面朝着湖面坐在船上,根本不理睬我们。

LD 低声对我说“地头蛇!地头蛇!”,可也豪无办法,我们只好站在那东张西望,那船主不停地问你们等什么,另几位船主也围了过来。LD 有些不耐烦,说等人,等人怎么了。说着一位消瘦但很精神、穿着白色长袍的老人过来,看样子像他们村子里的头儿。那几位船主一见老人,立马都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。老人问 “有什么问题?”,LD 连忙也和颜悦色地答“没问题”,我们等朋友,等朋友,早就约好了一起搭船,“朋友”这个词 LD 强调了两遍。大概因为我们说是等朋友,而不是等其他游客,老人没啥表示就离开了。其他几个船主还是围着我俩。LD 反复对他们说“ people coming ”,叫他们安心等一下。其实我们心虚的很,这里离多伦多一万多公里,哪来的朋友。我小声对LD 说不早了,没办法,三倍价就三倍价吧,难道就这样空手回去,谁让你不听劝。

就在这时看见两个游客远远地朝我们这走来,我们像找到救命稻草一样赶快迎上去。刚走近一点,发现这两游客挺眼熟,原来是我们在开罗车站认识的那对加州夫妇!哈,谁说我们没朋友?他们见到我们也很意外,也很高兴。我们交谈了一下,决定一起去同船主谈价。更想不到,加州夫妇同船主们讲起来流利的当地话,我们根本插不上话。那些船主们的态度一下子变了,一张张凶凶的脸都变得和蔼可亲,居然就像是一家人了。渡船的价格也谈妥,我们四人只要150埃及镑,我和LD只要出75埃及镑就行了,比网上攻略的价还要低。当我们准备上船才发现,船主们有分工,谈价和驾船是分开的。谈好了价,再按顺序统一分配小船。我们分到的船有两位船主。左上图是在我们乘坐的小船上拍的,站在船头是位小船主,大约十五、六岁,船尾掌舵的还有一位,数岁较大像是他的父亲。整个渡湖的过程很顺利,船主们也都很耐斯。在船上我问加州夫妇怎么会讲当地话?他们说现在的埃及人讲阿拉伯语,同他们家乡伊朗的阿拉伯话基本一样,只是口音略有不同。

回到游记目录

埃及游第七天:神庙攻略

尼罗河是埃及的母亲河,整个埃及文明基本上是沿着尼罗河两岸发育和成长。因此埃及的城市和古迹都是沿着尼罗河分布的(左上图是流经阿斯旺的尼罗河)。阿斯旺就是尼罗河最上游的一个城镇。阿斯旺座历史悠久的古城,被认为是埃及民族的发源地。早在托勒密王朝,由于其重要的战略位置,阿斯旺被选为上埃及的第一个首都。托勒密时期的埃及,将阿斯旺作为进入努比亚和整个非州的出发基地。后来几乎每个王朝都派兵驻扎在阿斯旺,并有官员对尼罗河上南来北往的船只征收通行费和关税。历史上阿斯旺是非洲的商贸中心,据说阿斯旺这个名称源于古埃及语的“贸易”一词。

阿斯旺还盛产优良的花岗石。埃及各地发现的许多巨大的雕像,包括方尖碑和石雕神殿,甚至包括一些金字塔都是由阿斯旺采集的石料建成。由于阿斯旺紧靠尼罗河,这些沉重的石料可以通过船运的方式运到埃及各地。如今还可以看到3000年前的采石场遗迹。(左上是阿斯旺沿尼罗河的一段街道)由于阿斯旺悠久的历史,这里有许多重要的古迹。比较著名的如阿布辛拜勒神庙、菲莱神庙等等。比较糟糕的是,去这些神庙都没有通常的公共交通工具,要靠攻略介绍的办法去。

我们刚出了阿斯旺车站,马上围上来一群当地人,要求我们坐他们的出租车或马车,还有人跟着我们走很长一段路,不厌其烦地要求(左上图是阿斯旺火车站)。其实根据我们在家做的功课,我们订的旅店离车站很近,十多分钟就能走到。好不容易才摆脱他们,我们走在阿斯旺的街道上,可以仔细看看这座小城的样子。一个应该马上做的事是预定去阿布辛拜勒神庙的车。拜访这座神庙是我们来阿斯旺的目的之一。阿布辛拜勒神庙建造时间大约始于公元前1264年,建造用了大约20年,也就是说直到公元前1244年才完工。据说这座建于三千多年前的神庙,其中雕塑和壁画都十分精美,非常值得一看。唯一的问题是,这座神庙距离阿斯旺还有280多公里的路途,而且没有巴士等普通交通工具。按照神庙攻略,自助游的游客一般要到旅店或者旅行社组团,预约好一起租车去。如果单独租车去,据说要好几千埃镑,显然不是好的选择。

为了不错过时间,还在卧铺车上的时候,手机断断续续地可以上网,我们就给旅店发了短信,预约第二天去阿布辛拜勒神庙的车。他们也回了短信并报了价,每人250埃镑,两人就是500埃镑。我们以为旅店已经为我们预留了车票。当我们找到了旅店,刚好一大群西人办离店手续,都在接待柜台那围着,不时听到叽叽喳喳的大声说话。旅店门口停着辆大客车,看上去是欧洲某旅行团的(左上的图是阿斯旺的集市,就在我们旅店附近)。

等这群人走了,总算轮到我们。柜台后面坐着位埃及小姑娘,黑色头巾下两道眉毛又弯又长,显然是用眉笔画过的。她可能是同刚才旅行团的客人吵了架,心情不好,对我们竟是一副挺凶的样子。我们说已经预定了去阿布辛拜勒神庙的车,她翻了一下她的小本子,摇着头说了好几个No。没办法我们只好重新预定明天的车,小姑娘开口就说每人要280埃镑,还说如果车子坐不满人,价格还要加。才几个小时价格就涨了这么多?可到了这个时候还能怎么办,只好交了560埃镑钱。小姑娘数了数LD递过去的埃及钱,表情算是友善了一些。我问她有没有车票或者收据什么的,小姑娘摇摇头说都没有,叫我们明天早上四点钟下来到大厅等车就行了。可旅店这么多客人,没有票没有收据,怎么才知道谁交了钱谁没交钱?LD小声对我说没事,明天早上还怕她不认帐。… …(左上的图是阿斯旺的一段街道,也在我们旅店附近)。

回到游记目录

埃及游第六天:去阿斯旺的卧铺车

决定了乘卧铺火车去阿斯旺,就准备买火车票。当然是先上网,查了好几个埃及网站,都说可以在它们的网上购买车票。但它们的票价不同,LD怀疑说埃及这个国家,在网上买票不知是否可靠。加上我们行程可能变化,网上买票很难变通,我们讨论了一下,最后还是决定,提前一两天直接在开罗的火车站买票,希望能买到(左上图是开罗火车站的前门)。结果在开罗火车站买票很顺利,提前一两天根本不存在买不到票的问题。卖卧铺票的地点同卖票大厅是分开的,买票的小伙子身穿西服打着领带英语很好,还将发车时间和到达站同我们核对了好几遍,非常认真的工作态度。

到了出发的那天,我们早早就来到车站,(左上图是车站大厅内部,挺现代化的设计)进了站台,发现有点不对,站台上好像全是埃及当地人,有穿长袍的有带黑头巾的,带的行李也全是筐子、包袱、纸盒子等等,一点都不像坐卧铺车的旅客,我想如果找错了站台误了车就糟糕了。LD 倒是不急说不会错。看见一位穿制服的埃及大叔走过来,我连忙去问。原来所谓的卧铺车,只有两节车箱,其它的全是普通的坐位车箱。这位工作人员要我们朝前走,到站台的那一端去等。到了站台的一端,还是感觉没把握,看看周围等车的人好像还都是当地人。正在着急,忽然听见有人用很熟悉的美国英语同我们打招呼,原来是一对夫妻,样子虽是当地人的模样,可穿的衣服是一副这边的休闲打扮,还带着两个大大的四轮行李箱。一问是从加州来的也是坐卧铺车,这下总算放了心,起码站台不会搞错了。

这对夫妻挺健谈的,告诉我们他们是中东人(难怪看着像当地人),早年去美国读书,后来移民美国。非常巧,那位男士读书的学校和 LD 读书的学校相邻,居然可以称同学了,大家有说有笑,都挺高兴的。说着说着火车过来了,大家拿出车票带着行李分头上了卧铺车。很早就在网上看过埃及卧铺车的介绍,有的网友说好,有的说不好,甚至有的网友说上厕所要穿防水鞋因为里面卫生状况很糟糕。到底怎样现在可以有答案了(左上是卧铺车包箱上铺的情景)。

上了车找到了我们的包厢。进到包厢里一看,埃及的卧铺车同我们中国大陆的软卧很不同。一个包厢内只有上下两张铺(记得大陆软卧里面是四张铺),另一侧有个很小的凹进去的洗漱柜,里面有个小水池和水龙头,还有一面镜子。水龙头里有水但很小,刷牙洗脸是没问题。洗漱柜的一侧下方靠窗的一面有个垃圾桶。另一侧是可以挂衣物的墙。床上有床单、枕头和毛毯,都洗过比较干净。但好像地毯、墙面和其它地方等都没有清洁过。而且整个车厢看上去都有相当老旧,洗漱柜的门关不严,窗帘也有些退色。如果能把行李放进门上方的行李柜中,包厢里空间还算大。如果行李比较多放在地板上,空间就比较紧张,有时转身都有点困难。(见左上面的图)

我们的卧铺车是下午8:10分离开开罗站的,车刚过了吉萨,列车员敲开了门告诉说送晚饭了。左上的图就是他送的两份晚饭,锡纸饭盒里是热炒饭,黄黄的颜色好像放了咖喱,吃起来味道还行。第二次送饭是第二天早上,只有面包和橘汁饮料再加上几块小点心什么的。不过我们对吃的不是很在意,比较关心车上的清洁卫生。卧铺车的厕所并没有像一些网友描述的那样可怕,起码不用穿雨鞋,但比起这边的厕所还是差多了。另外,埃及的铁路还是很早的那种有缝轨道,火车开起来振动比较大,很像过去国内的绿皮火车哐当响个不停,躺在卧铺车里好像回到了没有高铁的旧年代,哐当哐当响了一晚上。第二天上午大约10:30车总算到了阿斯旺,列车员很负责每个包厢都来一次,提醒我们收拾行李该下车了。我们拖着行李下了车,环顾左右没有看见那对加州夫妇,也许他们走的快早就出站了。

回到游记目录

埃及游第六天:旅游安全第一

去埃及旅游,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就是旅游安全。在我写埃及游记这一篇的时候,埃及传来了不幸的消息,一辆载有越南游客的旅游巴士,于2018年12月28日在吉萨金字塔附近遭炸弹袭击,造成三名越南游客和一名埃及导游死亡,还有十多名游客受伤,其中两人伤势严重。实际上在我们来埃及之前就已经发生过多起恐怖袭击事件,其中以2017年11月24日,在西奈阿里什市清真寺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最为严重。那次袭击造成至少305人死亡、128人受伤。更早的一起恐怖袭击发生在1997年11月17日,在卢克索的哈特谢普苏特神庙,6名恐怖分子向游客扫射,60余名外国游客和本地人被打死,20多人受伤。(左上图是开罗火车站对面的街景)

为什么埃及这个国家较多发生恐怖袭击事件?很多专家有多种分析,其中有两条可能的原因,一是埃及地处动荡的中东地区,民族冲突和宗教冲突比较严重。二是埃及人口增长较快,1981年埃及人口只有3500万,到2017年人口达到创记录的9755万。但埃及大部分国土是沙漠,耕地十分有限,主要是沿尼罗河两岸的5000万亩耕地,人均耕地甚至远低于中国,加上埃及工业不发达等等因素,造成了大量失业和贫困人口。国际环境不佳和国内经济的恶化,大概是埃及恐怖袭击事件多发的原因。(左上图是阿斯旺车站)

在五、六千年的历史长河中,埃及人主要依靠尼罗河两岸的耕地生存繁衍,创造了辉煌的埃及文明。因此埃及的最主要城镇和文化古迹,也是沿尼罗河两岸分布的。由南到北这些著名的城市沿尼罗河顺流而下排成了一线,它们是阿斯旺、卢克索、吉萨(被并入开罗)、开罗、亚历山大。从最南端的阿斯旺到最北的亚历山大,路途长达1100公里。正是这个原因,多数来埃及旅游的人必须长途跋涉,在上千公里中的多个城市穿行。在埃及安全状况不好的情形下,如何选择交通工具就成了十分重要的问题。(左上图是尼罗河经过卢克索的河段)

从开罗到阿斯旺有当地的航班,飞行时间只有两小时左右。但是飞机一旦出事全部乘客都难以幸免,2015年10月31日,一架俄罗斯飞机从埃及的沙姆沙伊赫机场起飞,23分钟后在埃及的西奈上空发生炸弹爆炸,怀疑是恐怖袭击,全飞机的224名乘客和机组人员无一存活,因此飞机不是个好选项。另一个选项是长途巴士。长途巴士要走一天,而且有许多人烟稀少的的路段,加上路上颠簸,显然也不是个好主意。游船相对安全,但由于路途太远,加上要逆流而上,要花上一个多星期才能到,据说这种游船服务,前几年就早已经取消。只有“阿斯旺”和“卢克索”之间的游船服务对游客开放(左上的图是三千年前,古埃及人留下的尼罗河上小船的模型)。那么剩下的唯一交通工具就是火车了。据朋友介绍,从开罗到阿斯旺有专为游客开通的卧铺车,车上还有专门的安全保卫人员。这样一比较,似乎只有乘卧铺车一个选项了。

回到游记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