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自助游(22)寿司店里的剩盘子

美国加拿大很多城市都有日本寿司餐馆,但为了迎合西方人的口味,可能在食材和做法上做了一些的改变,已经不正宗了。因此一般来说,只有到了日本,才能品尝到真正的日本寿司。虽然我和LD都不是寿司粉,可不远万里到了日本,说什么也应该尝尝正宗的日本寿司。

我们出发前就在网上找到了东京一家寿司餐馆,网上的评价还不错。按照网上提供的地址,那天下午没费多少周折就找到了那家餐馆,当我们赶到,天也已经快黑了,LD借着一点亮光赶快在外面拍了几张照片留个纪念。这家餐馆在东京一条比较大的街上,门前行人很多如织如梭,但很少有人进出这家餐馆,也不知我们搞错没有。推门进去一看里面几乎坐满了顾客,热气腾腾的。仔细一看,里面不是想像的那样大,也没有常见的餐馆座椅和桌子,只见一圈像工厂车间里的环形传送带那样的装置在缓慢移动,上面摆满了一个个盛满食物的小盘子,传送带周围是一圈没靠背的圆凳子,全坐满了。传送带里面一圈有几位厨师,头也不抬在那里专心工作。

正看着一位餐馆的女服务生走过来对我俩说了一大堆日本话,我们虽然听不大明白但从她的手势看出来是让我们坐到里面去。有一对日本年青人刚刚离开,那位服务生动作利索地把那片地方清理干净,让我们坐在那两张刚刚空出的凳子上。地方真小呀,我几乎就和旁边的日本顾客碰在一起,是位中年女性,正闷着头自我欣赏她的美食。

接着女服务生过来问我们要啥饮料,我要了绿茶LD要了可乐,女服务生英语还行,立刻拿过来两只倒满茶和可乐的杯子和两双筷子,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,那位女服务生去接待别的顾客了。没有菜单怎样点菜?怎样买单?看看左边右边的日本人,直接从前面的传送带上慢慢移动的各种盘子中挑出自己要的,拿起盘子就吃。于是我们也学着,LD说反正餐馆总有办法结账。

那些个盘子不大,尺寸都差不多,但颜色是不同的,每只盘里都装了几块各样的寿司和别的啥东西,其中生鱼片最多。挑哪种盘子哪种好吃,其实我也没有啥主意,只管捡好看的,用筷子夹起来沾着佐料就往嘴里送,吃剩的盘子就放一边。有啥特别的?感觉佐料挺特别,芥末粉和酱油味道有些特别,生鱼片一点都不腥,不知是咋做的。我不一会儿就积累了一小叠剩盘子,看看旁边LD也积累了一叠剩盘子。我一旁的大姐快吃完了,地方很小于是我想把剩盘子和她的剩盘子堆一起。LD一看说不要不要,把你的剩盘子和我的堆一起算了,放别人那里不礼貌。

说着女服务生过来收拾那位大姐的桌面,并将账单放在她面前。我和LD一下就看懂了餐馆是怎样结账的。原来是根据顾客剩下的盘子颜色和个数,一下就算出应付的帐。不同颜色的盘子不同的价,用日文都写在每个座位前面。LD说这种类似超市的结帐办法真不错,顾客方便,餐馆也省时省力效率高。我说效率高是高,可是差点坑了我这样第一次来的,我幸亏没把剩盘子和大姐的剩盘子堆一起,否则多丢人哪。

点击回到游记目录

日本自助游(20)靖国神社

最早听说“靖国神社”是从国内的新闻里,比如中国政府抗议日本高官参拜“靖国神社”等等。日本大大小小的神社很多,感觉有点像我们中国的庙宇。不过这个“靖国神社”比较特别,它是奉日本明治天皇的谕旨而建,因此很出名。还有这个神社供奉的是日本在二战时期战死的军人及军属,特别是那些侵略过中国、朝鲜和东南亚国家的战死日军官兵等。被日本侵略过的它国人民,看见日本人参拜这些战死的侵略者当然十分反感,提出抗议是十分自然的。据说1978年之后,因14名日本二战的甲级战犯进入祠靖国神社,引起周边国家的很多抗议。据说为了避免国际负面影响,日本天皇从此没有参拜这所神社,一部分其他日本高官也避免去这所神社。

那么这个“靖国神社”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场合,普通日本人对参加侵略战争战死的军人是什么样的态度?这是我们很想知道的。照例我们还是乘地铁去这所神社。乘“新宿线”地铁(草绿线),或者乘“半藏门线”(紫线),在“九段下”站下车就到了。实际上“靖国神社”就在东京皇居的北边,与皇居的护城河只隔着一条大街,很容易找到。“靖国神社”的前面是一条大街,大街的两边是“古董市场”,我感觉实际上是个“旧货市场”。有很多商贩摆出了许多的旧货,有些放在很低的架子上,还很多就是在地上铺块塑料布,各种盘子碟子,旧画、旧地毯的什么的应有尽有都摆在那里。当然还看到不少日本的武士刀也摆在地上卖,这种危险的刀具能随意买卖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

进到“靖国神社”里面,不知道为啥那天里面的人很少。一个很大的院子,里面坐落着一栋庙宇一样的建筑,用很多白布围着,我想这就是神社了。院子里面有很多大树,上面有几只黑色大鸟看上去像乌鸦,不时发出几声长长的叫声,加上那天里面的人很少特别安静,着实感到有些阴森。有两三个日本人,都是一副虔诚的面部表情,双手合十站在神社的祭台前,也不知他们口中念些什么。由于里面不让照像,也不知道里面对游客有啥规定、比如游客哪能去哪不能去,于是我看了几眼就赶紧走了出来。

出了大门,看见一大群老年人,每人胸前都挂着块一模一样的牌子,像是啥团体组织的活动,站成两排等摄影师给他们拍照。走近看了一会儿,果然是二战时期的老人在搞纪念活动。这些老人中男性居多,只有几位是老太太。由于我和LD对日文都不灵,能看懂几个中文字可说话就一点都听不懂,所以是个什么样的团体搞不清楚,只能看到这些个老人面部表情都很平静,可能还有几分伤感。他们中间有些在小声相互交谈着,看上去好像是老友重逢,其他的则站在那一动不动。那两个摄影师来回走动着不时搀扶着这些个老人站好或坐下,看上去挺敬业的。

点击回到游记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