埃及游第六天:去阿斯旺的卧铺车

决定了乘卧铺火车去阿斯旺,就准备买火车票。当然是先上网,查了好几个埃及网站,都说可以在它们的网上购买车票。但它们的票价不同,LD怀疑说埃及这个国家,在网上买票不知是否可靠。加上我们行程可能变化,网上买票很难变通,我们讨论了一下,最后还是决定,提前一两天直接在开罗的火车站买票,希望能买到(左上图是开罗火车站的前门)。结果在开罗火车站买票很顺利,提前一两天根本不存在买不到票的问题。卖卧铺票的地点同卖票大厅是分开的,买票的小伙子身穿西服打着领带英语很好,还将发车时间和到达站同我们核对了好几遍,非常认真的工作态度。

到了出发的那天,我们早早就来到车站,(左上图是车站大厅内部,挺现代化的设计)进了站台,发现有点不对,站台上好像全是埃及当地人,有穿长袍的有带黑头巾的,带的行李也全是筐子、包袱、纸盒子等等,一点都不像坐卧铺车的旅客,我想如果找错了站台误了车就糟糕了。LD 倒是不急说不会错。看见一位穿制服的埃及大叔走过来,我连忙去问。原来所谓的卧铺车,只有两节车箱,其它的全是普通的坐位车箱。这位工作人员要我们朝前走,到站台的那一端去等。到了站台的一端,还是感觉没把握,看看周围等车的人好像还都是当地人。正在着急,忽然听见有人用很熟悉的美国英语同我们打招呼,原来是一对夫妻,样子虽是当地人的模样,可穿的衣服是一副这边的休闲打扮,还带着两个大大的四轮行李箱。一问是从加州来的也是坐卧铺车,这下总算放了心,起码站台不会搞错了。

这对夫妻挺健谈的,告诉我们他们是中东人(难怪看着像当地人),早年去美国读书,后来移民美国。非常巧,那位男士读书的学校和 LD 读书的学校相邻,居然可以称同学了,大家有说有笑,都挺高兴的。说着说着火车过来了,大家拿出车票带着行李分头上了卧铺车。很早就在网上看过埃及卧铺车的介绍,有的网友说好,有的说不好,甚至有的网友说上厕所要穿防水鞋因为里面卫生状况很糟糕。到底怎样现在可以有答案了(左上是卧铺车包箱上铺的情景)。

上了车找到了我们的包厢。进到包厢里一看,埃及的卧铺车同我们中国大陆的软卧很不同。一个包厢内只有上下两张铺(记得大陆软卧里面是四张铺),另一侧有个很小的凹进去的洗漱柜,里面有个小水池和水龙头,还有一面镜子。水龙头里有水但很小,刷牙洗脸是没问题。洗漱柜的一侧下方靠窗的一面有个垃圾桶。另一侧是可以挂衣物的墙。床上有床单、枕头和毛毯,都洗过比较干净。但好像地毯、墙面和其它地方等都没有清洁过。而且整个车厢看上去都有相当老旧,洗漱柜的门关不严,窗帘也有些退色。如果能把行李放进门上方的行李柜中,包厢里空间还算大。如果行李比较多放在地板上,空间就比较紧张,有时转身都有点困难。(见左上面的图)

我们的卧铺车是下午8:10分离开开罗站的,车刚过了吉萨,列车员敲开了门告诉说送晚饭了。左上的图就是他送的两份晚饭,锡纸饭盒里是热炒饭,黄黄的颜色好像放了咖喱,吃起来味道还行。第二次送饭是第二天早上,只有面包和橘汁饮料再加上几块小点心什么的。不过我们对吃的不是很在意,比较关心车上的清洁卫生。卧铺车的厕所并没有像一些网友描述的那样可怕,起码不用穿雨鞋,但比起这边的厕所还是差多了。另外,埃及的铁路还是很早的那种有缝轨道,火车开起来振动比较大,很像过去国内的绿皮火车哐当响个不停,躺在卧铺车里好像回到了没有高铁的旧年代,哐当哐当响了一晚上。第二天上午大约10:30车总算到了阿斯旺,列车员很负责每个包厢都来一次,提醒我们收拾行李该下车了。我们拖着行李下了车,环顾左右没有看见那对加州夫妇,也许他们走的快早就出站了。

回到游记目录

埃及游第五天:埃及艳后的故乡

我们第一个游览的地方是亚历山大图书馆。在埃及艳后的时代,这里曾有世界著名的、建于公元前三世纪的亚历山大图书馆。后来被罗马凯撒的军队烧毁。大家知道古希腊文明是世界四大文明起源之一。过去没有影视技术,也没有电脑手机互联网,几千年的文明都要靠书籍来记载和传播。书籍的集散地就是图书馆。根据史料记载,亚历山大图书馆建立初期,托勒密王朝通过很多手段来收集甚至抢夺图书,比如来往亚历山大港口的商船都被武力扣留,直到船上的所有书籍被埃及人抄下来才允许离开。结果二百七十多年过去,图书馆不断扩充,使得希腊最重要的图书馆不在本土而在亚历山大,亚历山大图书馆成为当时举世无双的世界最大图书馆,对希腊文明和其它文明的传播交流发展起了很大作用。(左图是新亚历山大图书馆朝向大海的一面)。

现在的亚历山大图书馆是在原来地址附近重建的,由于古图书馆没能留下图纸,只能从历史书籍中猜测是啥样子。那么现在的新图书馆应该怎样设计就是个问题。埃及政府的办法是举办国际设计方案招标,最后从来自52国的524件作品中选出挪威建筑师 Snohetta 的设计方案做为新图书馆的建设蓝本。那么挪威建筑师的设计图纸,是不是最接近古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原貌,这就不得而知了。但是新馆盖起来后,好评还是比较多的。上面这张图是新亚历山大图书馆的一幢建筑,可以看到建筑墙面上的古埃及象形字。仔细看这些象形字甚至可以猜这些字的意思(点击看大图才能看清)。

进图书馆要买票、存包还要进行安捡。有点奇怪的是出来也要安检,LD 猜测说是怕有人将图书或其它东西不经登记偷偷带出去。图书馆里面大多数是阿拉伯文字的书,也有少数英文和其它文字的书。左边的图片就是在图书馆里拍的,图片中大大的玻璃立柜里放的是一块巨大的一块牌子像是古迹,上面全是阿拉伯字看不懂(点击看大图)。给人印象比较深的是图书馆里有好几个艺术馆和博物馆,其中一个是埃及总统萨达特的博物馆,里面陈列着有关埃及总统萨达特的大量实物和文字介绍,其中有萨达特在阅兵仪式上被刺时穿的军服,上面的血迹都还看的清楚。对埃及现代历史有兴趣的游客,这里是非常值得一看的。

根据在家做的功课,亚历山大另一个值得一看的是盖贝依城堡。公元15世纪埃及国王玛姆路克苏丹为了抵抗外来侵略,下令建造了这座城堡。这个城堡就是一座军事要塞,地点是亚历山大港的咽喉要害处,用当时的大炮应该可以控制大部分港湾。算了一下这座城堡也有五、六百年的历史了。我们在里面转了大约两小时,城堡的结构和一些建筑细节还是挺有意思的。从城堡窗口看亚历山大港、看宽阔的大海也是独特的一景。很多介绍盖贝依城堡的资料都有一个雷人的说法,认为15世纪以前,这座城堡的所在地曾是一座亚历山大大帝下令建造的灯塔,既被称为世界第七大奇迹的亚历山大灯塔。灯塔于公元前270年建成,塔分三层高达135米,塔的顶部安放着一面巨大的镜子,白天反射日光,晚上反射火盆中的燃火,灯光能照射到50公里以外的地方。问题是在这里除了城堡外我们看不到任何亚历山大灯塔的痕迹,只剩下遗憾了。

回到游记目录

大陆母女埃及旅游神秘失踪二十多天,埃及警方介入寻人

根据中国法制晚报报道,31岁女背包客和母亲埃及旅行,临回国前,外出吃饭后再未归。中国驻埃及使馆和埃及警方已介入。原定于8月24日,从埃及西奈半岛Dahab旅行结束,准备回国的辽宁籍母女,于当月21日在当地神秘失踪,至今仍无消息。

失踪女士名叫单娜,今年31岁,身高1.55米,皮肤较黑,喜欢留一头麻花辫。她曾独自在多个国家背包旅行,不久前刚刚结束在新西兰的旅行,这次去埃及和母亲同行。7月27日母女来到埃及。8月21日单娜与家住辽宁的父亲通过话之后,二人再无音信。单娜父亲通过外交部联系到了当地的大使馆,得知单娜母女在当地下榻的旅馆老板,发现二人多日未返回后,已经报了警。在单娜租住的旅馆中,发现了母女二人的行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