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自助游(20)靖国神社

最早听说“靖国神社”是从国内的新闻里,比如中国政府抗议日本高官参拜“靖国神社”等等。日本大大小小的神社很多,感觉有点像我们中国的庙宇。不过这个“靖国神社”比较特别,它是奉日本明治天皇的谕旨而建,因此很出名。还有这个神社供奉的是日本在二战时期战死的军人及军属,特别是那些侵略过中国、朝鲜和东南亚国家的战死日军官兵等。被日本侵略过的它国人民,看见日本人参拜这些战死的侵略者当然十分反感,提出抗议是十分自然的。据说1978年之后,因14名日本二战的甲级战犯进入祠靖国神社,引起周边国家的很多抗议。据说为了避免国际负面影响,日本天皇从此没有参拜这所神社,一部分其他日本高官也避免去这所神社。

那么这个“靖国神社”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场合,普通日本人对参加侵略战争战死的军人是什么样的态度?这是我们很想知道的。照例我们还是乘地铁去这所神社。乘“新宿线”地铁(草绿线),或者乘“半藏门线”(紫线),在“九段下”站下车就到了。实际上“靖国神社”就在东京皇居的北边,与皇居的护城河只隔着一条大街,很容易找到。“靖国神社”的前面是一条大街,大街的两边是“古董市场”,我感觉实际上是个“旧货市场”。有很多商贩摆出了许多的旧货,有些放在很低的架子上,还很多就是在地上铺块塑料布,各种盘子碟子,旧画、旧地毯的什么的应有尽有都摆在那里。当然还看到不少日本的武士刀也摆在地上卖,这种危险的刀具能随意买卖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

进到“靖国神社”里面,不知道为啥那天里面的人很少。一个很大的院子,里面坐落着一栋庙宇一样的建筑,用很多白布围着,我想这就是神社了。院子里面有很多大树,上面有几只黑色大鸟看上去像乌鸦,不时发出几声长长的叫声,加上那天里面的人很少特别安静,着实感到有些阴森。有两三个日本人,都是一副虔诚的面部表情,双手合十站在神社的祭台前,也不知他们口中念些什么。由于里面不让照像,也不知道里面对游客有啥规定、比如游客哪能去哪不能去,于是我看了几眼就赶紧走了出来。

出了大门,看见一大群老年人,每人胸前都挂着块一模一样的牌子,像是啥团体组织的活动,站成两排等摄影师给他们拍照。走近看了一会儿,果然是二战时期的老人在搞纪念活动。这些老人中男性居多,只有几位是老太太。由于我和LD对日文都不灵,能看懂几个中文字可说话就一点都听不懂,所以是个什么样的团体搞不清楚,只能看到这些个老人面部表情都很平静,可能还有几分伤感。他们中间有些在小声相互交谈着,看上去好像是老友重逢,其他的则站在那一动不动。那两个摄影师来回走动着不时搀扶着这些个老人站好或坐下,看上去挺敬业的。

点击回到游记目录

日本自助游(17)火车中的上班族

东京是交通十分发达的国际大都市,地面上有密密麻麻的公交车网,地下还有地铁网。无论去哪乘公交车或地铁就很方便。如果去东京郊外或周边的城镇,一般可以乘火车,十分便捷。

那天天色已晚,我们需要去成田,到东京火车站售票处去买票。有些奇怪这么大的车站,售票处没几个人,我们前面就是一对年青白人。大概绝多数本地人都在网上或在售票机上买票,只有我们这些外国游客来这儿买票。只等了几分钟就轮到我们,卖票的女士说去成田有好几种选择,快车要等,慢车就是当地人坐的那种不用等,但路上花飞时间比较长,每一个小站都要停。LD说反正我们也没地方可去,慢车就慢车正好看看日本普通人出行是啥样的。

上了车一看,这种慢车的车箱里同快车很不同,长条座椅靠着车窗排成两条,这样车箱中间就有很的大的空间,那些站着的人就不会感到很挤。车箱里的装修很旧了,墙上是那种很旧的淡黄色,长条椅子的上方是可以放行李的铁架子。最令人感叹的是车箱顶部的电扇,就是那种可以360度转动的小电扇,记得我小的时候在国内坐那种很古老的火车时见过,想不到如今在日本又看到了。显然这种车里是没有空调的,不过小电扇吹着风也挺好的。左下的图就是LD拍下的车箱里的小电扇。

大概是下班高峰已过,车里人并不挤,座椅都座满了,站着的人却不多。我和LD很快就找到了座位。车开了一阵,窗外已经黑鸦鸦的一片,只有无数的灯光小亮点很快飘过,实在没啥看的。再看车里面的人,男女老少都有,多数穿着上班服装的中青年人都在打瞌睡,没睡的则一声不响若无其事的坐着,离我们很近的那扇车门前有几位穿校服的女中学生在小声的交谈,不时传来她们的笑声,这么多人坐车打瞌睡,这情景同我们加拿大地铁里大不相同。我猜想这可能是因为日本人工作比较辛苦,而且生活压力比较大的缘故。

这趟车是当地的慢车,车上大多数是当地日本人,我和LD坐在里面像是外来客,感觉好像同大家格格不入。车一会儿开动一会儿停下,很难判断到哪了。LD只好拿着交通图,每到一站都对一下站名,生怕错过了我们的下车站。坐在我左边的是一位大姐,也穿着上班的衣服,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,好几次可能是睡着了,一头短发几乎就要倒在我肩上。可是她一旦发现立即坐直身子,双手按着她的棕色皮包,规规矩矩地闭着眼坐着,努力保持着与我的那一点距离。火车还在不紧不慢地开着,我突然想这些在火车上睡觉的上班族,难到不怕睡过头错过站吗。我转过身去问右边坐着LD,LD半开玩笑地小声说,信不信到了她的站她会自动醒过来的。不知道过了几站,当火车减速准备在下一站停车时,那位大姐果然刷地一声站了起来,车还未停稳就同几个乘客一起匆匆下车,消失在昏暗灯光下的小站台中。

点击回到游记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