俄罗斯游记(4)望山走死马

如果看一下俄罗斯的地图,就能感受到俄罗斯这个世界面积第一国家的地域是多么的了阔。我们从飞机上看俄罗斯由于太高一般看不出什么特别的,但白天乘火车从车窗往外看,俄罗斯土地的广阔就能展现出来。大片大片的土地都没有庄稼,全是绿茵茵的野草。我想如果这些地要是种点什么一定也是硕果累累。当然俄罗斯处在高玮度地区,日照时间短,这对庄稼生长不利。这么辽阔的土地就是种一季庄稼也是很可观的。俄罗斯国土的辽阔,不仅在乡村就是在城市里也能时常感受到。

来俄罗斯前我们在家做了不少功课,并在网上预定旅店。先是订莫斯科市内的一家。这家旅店网评很不错,而且离红场等景点很近,唯一的不足就是房间面积很小。在加拿大住久了,我对小房间不太满意。于是我们就又找了一家离市中心稍远的旅店。这家旅店房间比较大,而且从地图上看附近就有地铁站,到市中心也就是十几站的距离。按我们以往的经验,这应该是个好的选择。

当我们同那几位上海同胞在莫斯科宫殿般的地铁站分手,(左边的图就是当时拍的)我们按照在家里做的功课在预定车站下了车。出了站一看,天快黑了,除了地铁站人比较多,稍走远些的大街上人很少,走了十多分钟的路,宽阔笔直的大街人行道上就我们俩,好在大道上的汽车比较多都开的飞快。我们不约而同加快了脚步。可转了半天却找不到预定的旅店了。难道我们下错了车站?这么晚了如果搞错了就糟了。LD连忙拿出手机用GPS对了一下没错,又对了一下方向。我们发现这里的建筑与建筑之间距离很远,同国内和北美的城市很不同。我们走了很长时间按经验早就应该到了,可手机显示才走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路。糟糕的是手机居然没电了,可能因为GPS太费电,街上也没人问这怎么办。LD说应该没错,回忆一下看到的街景和在家狗出来的街景差不多,再说我们也没别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。

按照在家做的功课和打印出的地图,我们离开了大街拐到一条很宽的支路上,天已经快完全黑了,现在不仅周围一个人也没有,连辆过路的车也很少。我们仔细搜寻周围的建筑,还是没看到那座旅店。正在没办法的时候,我突然看见远方的一栋大楼上闪烁着我们旅店的logo。辛亏是天黑,要不然这么远怎么能注意到这么小的logo。这下可好总算找到了旅店,就像一块石头落了地放心了。当然路还很远,走到那栋大楼还要一会儿。俄罗斯也太大了吧,这真是望山走死马呀。

终于到了旅店。旅店第一层是接待大厅。大厅面积很大装修的也很现代化,就是人不多,加上我们只有四五个客人在等着办入住手续。办手续的是位年青的俄罗斯女士,英语说的很好。入住手续办完后,找到我们的房间一看,和网上介绍的差不多,面积比较大,里面蛮干净的装修也很讲究(看左上的图是LD拍的)。第一件事是给手机充电好同大家联系,可一看插座同我们北美的完全不同(看左边的图),手机充电器根本插不上去。LD连忙打开背包,翻出好几个转换插头可是一个都对不上。没办法又跑到楼下接待大厅,请那那位负责check-in的年青女士帮忙。还好她们果然有转换插头可以借给我们。LD说如果在多伦多买一个这样的转换插头就好了,要记住俄罗斯这种插座,明天一定要设法买一个,要不然手机不能充电,在俄罗斯连手机都不能用了。

回到游记目录

俄罗斯游记(3)它乡遇故知

签证办成功了,接下来是在网上买机票。经过一番比较我们选择从巴黎转机去莫斯科的路线。从多伦多去巴黎是加航,我们很熟悉感觉很安全。可从巴黎去莫斯科是俄罗斯航空公司。从来没有坐过俄罗斯的飞机。据说俄罗斯飞行员很勇猛,安全性怎样就难说了。我有些担心。LD笑着说不如虎穴焉得虎子,不坐一次怎么知道?

当我们的飞机在巴黎戴高乐机场降落,机场一切似乎都是老样子,甚至那块巨大的弯曲航班显示牌,都和多年前一模一样。联想到国内那些大大小小新机场和机场周围那些令人眩目的新建筑,感到这些老牌欧洲国家的确进入了稳定发展期。我们顺利找到了俄罗斯航班的登机地点,登上了俄罗斯飞机。这是我们第一次同俄罗斯人直接接触。说是俄罗斯的航班,实际上飞机还是一架波音737,不过飞行员和空姐空哥都是俄罗斯人。俄罗斯空姐给人的印象还不错,好像比我们加航的空姐要严肃些,服务也很专业。飞机上的广播是俄语和英语,飞机是熟悉的波音,所以并没感到有什么独特的地方。我们真正感到到了俄罗斯,到了一个从末来过的国家,还是下了飞机进了莫斯科的机场。

莫斯科有好几个机场。对第一次来莫斯科的游客来说,搞清楚这几个机场是首先要做的功课,这几个机场是:(1)多莫杰多沃国际机场(2)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(3)伏努科沃国际机场(4)奥斯塔夫耶沃国际机场。大多数的国际航班来说在多莫杰多沃国际机场(Domodedovo)降落,也有一些国际航班在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(Sheremetyevo)降落。两个机场相距很远,一个在城区的西北一个在城区的东南。如果搞混了就比较麻烦了。我们的班机在谢列梅捷沃机场降落,在买机票的时候,我们就弄清楚了。

从巴黎飞往莫斯科的过程很顺利,没有传说中的俄罗斯飞行员喜欢开着飞机翻跟头的事情。飞机在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降落后,第一印象是机场的设计和装修还是蛮现代化的。只是到处都是俄文,告诉我们这里是俄罗斯了。过海关的时候是位俄罗斯女警官,穿着制服,说一口东欧英语,态度不卑不吭的。看了我们的护照和签证,在她的电脑前噼噼叭叭用键盘打了些字,俄文键盘是啥样的,我从来没见过,可也不好意思仔细看。过了一会儿,女警官抬起头来问了几个问题,其中问我来俄罗斯干什么,我赶块回答说是旅游的,其实签证上写的很清楚明知顾问嘛。女警官拿起了一个印章在我的护照上啪的一声盖了个印,用英语说了句“欢迎来莫斯科”,这才看到她脸上有了一丝笑容。

按照我们在家做的功课,现在应该去找开往城里的火车。按照俄英文的指示牌,我们在航站楼里走了一段路,突然看见几个俄罗斯的警察大大咧咧地站在过道上交谈,装束跟过去我们在影视节目里的一模一样,戴着那种特别大的大沿帽,穿着深色的制服,腰带上挂满了手枪警棍等,背对着我们的一位先生,背后腰上挂着一副明晃晃的手拷特别显眼。因为绝大多数下飞机的人都是到莫斯科,我们就跟着人流走,相信不会走错。不到十分钟我们果然到了卖火车票的地方,是一排自动售票机,机器上用英文写着“Aeroexpress train tickets”,可售票机的上方却用大字写着“请去售票大厅”,搞不清是啥意思,周围都是俄国人也没法问。这时看见几位中国人朝这里走过来,都背着双肩包,还拉着几个大行李箱。我一看高兴坏了,连忙上去打招呼,问这里是不是卖去莫斯科车票的地方。他们见着我们也很高兴,说我们也去莫斯科,正想问你们俩呢。在陌生的外国机场遇到了中国同胞,大家见面自然熟,一下就聊了起来。

原来他们一行五人从上海来,退休后结伴出来旅游。让人有点惊讶的是他们五个人都不会外语,不会俄语也不会英语,可他们准备在俄罗斯自助游两个星期,而且已经在法国巴黎和好几个国家的城市自助旅游过了。我问他们不会外语,怎样找他们预定的旅店,一位大哥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练习本,里面有用手写的密密麻麻的功课,坐哪趟车在哪个站下车,下车后走哪条路朝哪拐等等非常详细。大哥反复说“我们不会说话”,意思是“我们不会讲外语”。还说这些功课都是他们子女花了很长时间帮助做出来的。LD问了问他们旅店的位置,说我们正好坐一趟地铁可以一起走。可现在要解决买票的问题。

LD说买票的问题去机器上看看不就成了,于是就跟着排队,到了机器上一看,果然这些机器是卖去莫斯科的车票。更有意思的是,卖票的机器可以选择语言,其中居然有中文。我们七个人很顺利地买了票,又一起上了去莫斯科的火车。火车终点在莫斯科的Belorusskaya站,我们在这里要转2号绿色地铁。

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火车就到了莫斯科城里,一路我们聊着天挺顺利的。下了车出了车站,大家都有些兴奋。可惜的是天色有些晚,还要尽快找到各自的旅店,无法欣赏莫斯科的景象。我们几个人站在火车站漂亮的建筑前感到有点懵,周围到处都是川流不息的人群。在机场多数指示牌都是俄文和英文双语,这里是莫斯科城里了,街牌全是俄文。地图上两个车站是连着的,同实地对不上号,哪里是地铁站?这五位大哥大姐是不能指望了,我和LD只好到处去问。同欧洲不同这里讲英语的好像不多,问了几个人都没听懂。我一眼看见几个警察,同机场的警察穿戴差不多也是站在那里交谈,LD说我去问问警察吧,说不定懂英文。我们几个人守着行李,LD一路小跑过去。一会儿LD回来满脸笑容,说地铁就在前面。原来地铁站就在这桩建筑的另一头。进了地铁站,由于几位大哥大姐乘坐的地铁方向和我们相反,我们相互握了握手,说了些一路平安的话,就此分手匆匆离去。

回到游记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