埃及游第七天:两千年前的信仰冲突

菲莱神庙是一组古埃及建筑群,由多座寺庙、纪念碑和其它附属建筑组成。其中Isis寺庙建于公元前380年到362年,相当于我们中国的战国时期。菲莱神庙其它建筑的建造时间,可以追溯到埃及托勒密王国,特别是托勒密二世和托勒密五世时期,时间大约在公元前282年到145年。前面我们介绍过,历史上古埃及被多个外族入侵和征服,因此菲莱神庙曾遭到多次破坏。大约在公元前30年,罗马的屋大维打败安东尼,埃及托勒密王朝灭亡,埃及成了罗马的一个行省。由于信仰的不同,罗马基督徒认为菲莱神庙是异教徒的象征,于是对菲莱神庙进行了破坏。在残存的大量雕塑中,可以发现除了荷鲁斯和他的有翼太阳圆盘之外,多数人物塑像和象形文字都被基督徒破坏。罗马人自己也在菲莱神庙造了一些建筑,使菲莱神庙成为多种文明的建筑群。

左上是菲莱神庙的一面墙,(点击看大图)可以看到墙上的精美塑像被人用工具凿出很多的小坑,使这些宝贵的文物面目全非,看不清它们的本来面目。据考证这些就是罗马基督徒做的破坏。仅仅因为信仰的冲突,就大肆破坏珍稀文物,让我们现代人叹息不止。到了近代,菲莱神庙又一次险遭毁灭。这一次不是因为信仰,是因为水的原因。埃及地处干燥地区,水是生活生产的宝贵资源。为了储水,1902年埃及在阿斯旺修建了一座低水坝,使菲莱神庙部分被淹没。1970年代埃及又开始修建另一座更高的水坝,菲莱神庙可能被全部淹没。为了挽救菲莱神庙,在联合国等机构的帮助下,埃及政府在部分被淹的神庙四周筑起围堰将堰中水抽干,将菲莱神庙拆成45000多块石块和100多根石柱,运到地势更高的阿吉勒基亚岛上按照原样重新拼建出来。直到1980年3月10日,整个工程才基本结束,菲莱神庙在新址上重新开放给游人。

从左边的这张图,可以看出菲莱神庙宏伟的气势和美丽的造型。可以想象在两千四百年前,古埃及人就能造出这样巨大和精美的建筑,说明当时古埃及的文明程度无疑是非常高的。神庙的墙面和石头柱子上都刻满了雕像和象形文字。菲莱神庙主要供奉埃及的一位国王,名字叫“奥西里斯”。并述说了一段动人的故事。国王奥西里斯被古埃及人描述为一位有无穷美德和智慧的神人,他将古埃及人的各个部落聚集在一起,传授耕种、采矿、渔猎等技艺。后来奥西里斯国王让王后“伊西斯”统治埃及,自己去“美索不达米亚”去继续教育其它民族。国王有个弟弟,名字为“塞特”。为了争夺王位在路上将国王杀害,并将国王的尸体肢解后埋在埃及各处。王后伊西斯十分悲痛,在神灵的启示下,到埃及各地找到了丈夫的所有遗骸并拼到了一起。在王后伊西斯的热泪滋润下,国王奥斯里斯又复活了,做了阴间的神。

回到游记目录

埃及游第七天:强龙和地头蛇一家人

阿斯旺另一个重要古迹要算“菲莱神庙”了。菲莱神庙距阿斯旺市中心以南大约十公里,在一座称为“阿吉勒基亚”的孤岛上,因此要上岛必须乘渡船。这些小船不简单,据网友称船主很抱团,都是同一个村子的。向游客漫天要价是家常便饭,甚至还有游客遭到“围攻”。中国有句老话叫做“强龙压不住地头蛇”,不论游客来自何方,就算是强龙也要在地头蛇前低头。为了防止船主乱要价,网友的经验是,要约好大家一齐去,这样一艘船可以载多些人,每个人的价就降下来了。网上还有警告,千万不要当着船主等其他游客,船主可能会发难。(左上图是在一座小岛上拍的,远处很多船排在一起的地方就是那座码头。点击看大图,可看清码头全貌。)

已经下午了,按照在家制定好的攻略,应该找些同行的游客一起去菲莱神庙。可旅店大厅里就我门俩游客,哪去找人?LD说不早了去了再说吧。旅店门口有几辆出租车停在那,我们一出门,同开罗一样,马上就有很多人围上来问要不要出租。其中一位年龄较大的司机,英文好一点,说他是这个旅店的不知是真是假,我们也没时间犹豫,就是他了。出租车跑了大约20分钟就到了码头。码头前有座大门,卖票窗口就在大门左边。这么著名的世界级的旅游景点,除我和LD外居然看不到一个游客。到窗口一问还不到关门时间总算松了一口气。我们买了票,就在大门等,希望和其他游客一起进去。等了半天,只见一些游客有说有笑往外走,没见任何新游客来。怎么办眼看太阳要落山了(其实还早),LD又说先进去吧,说哪来的什么地头蛇,似乎把网上的警告全忘光了。

所谓的码头,其实就是一条高出湖水的半截路,很多小船并排停在路的两旁等游客。这时正好来了一条船靠岸,十来个白人游客下船。LD连忙过去问一位正下船的中年男士,你们这趟多少船钱?那位人态度挺好的,刚要开口,一位满脸凶像的船主过来,他马上摇摇头一言不发走了。LD 说乘个船有这么恐怖吗?接着那位船主问我们要不要乘船。我问你的船什么价,他说去岛上160埃镑,回来也是160,一共320埃磅。记得攻略上讲的是来回100埃镑,难道涨得这么厉害?三倍多了。我们想问别的船是什么价,好竞争一下,可船主们看我们过来居然全背着我们,面朝着湖面坐在船上,根本不理睬我们。

LD 低声对我说“地头蛇!地头蛇!”,可也豪无办法,我们只好站在那东张西望,那船主不停地问你们等什么,另几位船主也围了过来。LD 有些不耐烦,说等人,等人怎么了。说着一位消瘦但很精神、穿着白色长袍的老人过来,看样子像他们村子里的头儿。那几位船主一见老人,立马都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。老人问 “有什么问题?”,LD 连忙也和颜悦色地答“没问题”,我们等朋友,等朋友,早就约好了一起搭船,“朋友”这个词 LD 强调了两遍。大概因为我们说是等朋友,而不是等其他游客,老人没啥表示就离开了。其他几个船主还是围着我俩。LD 反复对他们说“ people coming ”,叫他们安心等一下。其实我们心虚的很,这里离多伦多一万多公里,哪来的朋友。我小声对LD 说不早了,没办法,三倍价就三倍价吧,难道就这样空手回去,谁让你不听劝。

就在这时看见两个游客远远地朝我们这走来,我们像找到救命稻草一样赶快迎上去。刚走近一点,发现这两游客挺眼熟,原来是我们在开罗车站认识的那对加州夫妇!哈,谁说我们没朋友?他们见到我们也很意外,也很高兴。我们交谈了一下,决定一起去同船主谈价。更想不到,加州夫妇同船主们讲起来流利的当地话,我们根本插不上话。那些船主们的态度一下子变了,一张张凶凶的脸都变得和蔼可亲,居然就像是一家人了。渡船的价格也谈妥,我们四人只要150埃及镑,我和LD只要出75埃及镑就行了,比网上攻略的价还要低。当我们准备上船才发现,船主们有分工,谈价和驾船是分开的。谈好了价,再按顺序统一分配小船。我们分到的船有两位船主。左上图是在我们乘坐的小船上拍的,站在船头是位小船主,大约十五、六岁,船尾掌舵的还有一位,数岁较大像是他的父亲。整个渡湖的过程很顺利,船主们也都很耐斯。在船上我问加州夫妇怎么会讲当地话?他们说现在的埃及人讲阿拉伯语,同他们家乡伊朗的阿拉伯话基本一样,只是口音略有不同。

回到游记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