埃及游第八天:法老生日的光线

我们在前面几篇游记中多次提到阿布辛贝神庙(Abu Simbel temples),其实在去埃及之前,在家中做了许多功课,对这座神庙已经有很多了解,网上有许多图片也看了很多遍。但当我们真正来到神庙脚下时,还是被它的雄伟和精美震撼了。阿布辛贝神庙位于纳赛尔湖西岸,古代埃及这里称为“努比亚”,距阿斯旺西南约230公里,靠近苏丹边境,是个十分偏僻的地方。和菲莱神庙的众多建筑不同,从外看表阿布辛贝神庙只有两座,建于公元前13世纪,也就是第19王朝“法兰王拉美西斯二世”的统治时期。两座寺庙都是在巨大的石头山腰处经过开凿和雕刻而成。

这两座寺庙,一座是专门为拉美西斯二世而建的大寺庙,另一座是专门为他的妻子女王纳菲尔塔利建的小寺庙。以纪念他们在加低斯战役中的胜利。寺庙前面巨大的岩石雕像已经成为古埃及文化的标志之一。据考证这两座寺庙建造的具体年份是公元前1264年,建筑工作持续了大约20年,直到公元前1244年才完工。同菲莱神庙一样,1968年埃及政府在尼罗河上游建造了阿斯旺大坝,对这座神庙也有巨大的影响。大坝储水后形成了一个人工湖,也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纳赛尔湖的大部分。为了不淹没这两座寺庙,在多国考古学家的帮助下将两座寺庙整体上移大约200多米,搬迁到了现在的地址上。阿布辛贝勒神庙内深约60米,最深处有间小室,内有包括拉美西斯二世在内的四座神像。在神庙没有搬迁时,每年2月21日,也就是拉美西斯二世的生日,阳光会通过大门直接照进洞内最深处的拉美西斯二世的神像身上。三千年前的古埃及人,能有这样多的天文知识,令人赞叹。现代人把神庙搬迁后,现在阳光照在拉美西斯二世的神像身上的时间被推迟了一天,让人感到现代人的无奈。

很长一段时间,参观阿布辛贝勒神庙的游客是不容许拍照的。在我们去阿布辛贝勒神庙的时候,埃及政府有关部门已经改变了这一规定。只要交纳拍照费,就可以在内自由拍。得知这个消息,LD十分高兴,用带来的相机拍了许多片子,还说早知如此,应当带全副相机来,因为里面光线实在差,据说全副相机在光线差的情况下仍能拍出好片子。尽管这样我们还是拍出了许多十分美丽的片子,左上的那张图就是那时拍的,点击看大图,可以看到三千多年前古埃及人创作的美丽壁画和象形文字,精美程度让人惊讶。

回到游记目录

埃及游第八天:见识海市蜃楼

第一次听说“海市蜃楼”这个词,还是在国内做小学生的时候。那时有一套为青少年写的《十万个为什么》从书,记得这本书中就有介绍。那时头脑里没有沙漠的概念,觉得“海市蜃楼”十分神奇,沙漠里干燥缺水,那来的海中奇景?当然“海市蜃楼”不是随时都能看见,据说要满足一定的气候条件才行,因此比较罕见。想不到这次去埃及,我们幸运地真正看到了沙漠中的“海市蜃楼”。阿斯旺是一座沙漠中的城市,据说是世界上降水最少的城市,很多人一生从来没有见过下大雨是什么样子,城中生活和生产用水全靠尼罗河。阿斯旺这座小城绿化搞的不错,到处都是绿茵茵的,可出了这座小城到处都是黄沙滚滚的沙漠。

我们来阿斯旺的主要目的,是看最著名的“阿布辛贝神庙”(Abu Simbel temples)。这座神庙原来位于纳赛尔湖西岸,在一个名为“努比亚”的地方,在阿斯旺西南大约230公里,靠近苏丹边境。我们旅店在阿斯旺,要去神庙还有一段很长距离的旅行,汽车大约要跑四个多钟头。处于安全的考虑,阿斯旺政府要求去阿布辛贝神庙的大小车辆,需要组成车队,在警车的保护下前往。我们那天早上三点多钟就起来了,四点钟乘坐旅店为我们准备的一辆白色小巴从旅店出发。车子到了城边,天还是黑的。出城的路上已经有很多车等候,有大巴旅行车,也有小的出租车,最多的是我们这样的小巴,警车上的红蓝灯不停地闪烁,浩浩荡荡的排成了一长列,给人感觉不仅挺安全还很热闹。上面第一张图是LD在我们乘坐的小巴里往外拍的,可以看见路牌,还有道路两旁的沙丘。

车队出发后,一开始还是排成队,大约是过了阿斯旺大坝,由于车速不同,车队开始解散,每辆车各自奔跑,小车跑在前面,大巴远远落在后面,很快我们就成了单车。这段230公里的路,路况保养的还不错,据说是埃及政府为了游客去“阿布辛贝神庙”,多年前花了很多人力物力专门修的这条路。车跑了两个多小时,在一座饭馆模样的平房前停下,LD看了一下GPS,距“阿布辛贝神庙”大约还有100公里。大家都下了车,有人去买东西吃,有人去洗手间。看见几个人往公路方向走还高兴地大声说什么。我们也过去看,原来是“海市蜃楼”出现了!LD连忙拿出相机拍照。左上的图就是那时拍的。点击可以看大图。说起来的确有些神奇,沙漠里茫茫黄沙中没有一滴水,可那些沙丘就像在大海中一样,连倒影都看的清清楚楚。只是我们没有看见楼房,可能因为这里根本没有城市,阿斯旺离这里太远,附近就算有些小城镇,也看不见高楼大厦,最多就是些两层高的小房子。

回到游记目录